千亿房企疑暴雷,旭辉正式官宣债务违约!

搜狐焦点武汉站 2022-11-01 18:17:4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境外债务总额约68.5亿美元

11月1日消息,旭辉发布公告称,已暂停支付公司境外融资安排项下所有应付的本金和利息。截至公告日,公司的境外债务总额约68.5亿美元(约500亿元人民币),暂停支付的款项(即到期未付的本金和利息总额)约4.14亿美元(约30.30亿人民币)。

2022年11月1日,停牌三个交易的日的旭辉宣布复牌,复牌首日即宣布重磅公告:暂停支付境外债务的本金和利息。旭辉公布,公司尚无法与其于10月内有还款义务的境外债务项下的所有债权人达成既可以让集团补救延迟还款问题,又同时能够维护公司较佳利益以顾全公司所有持份者利益的协议。为确保公平对待所有境外债权人,集团已暂停支付集团境外融资安排项下所有应付的本金和利息(公司预计将继续支付的若干有抵押的项目贷款除外)。受此消息影响,港股旭辉(00884.HK)股价自复牌以来便暴跌将近26%,创历史性低

截止本次公告日,旭辉的境外债务总额约68.5亿美元,而此次暂停支付约4.14亿美元。今年以来,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危机,旭辉集团仍持续支付了境外债务15亿美元,使用的均为内部现金流,兑付债务的意愿非常强烈。但现在面对流动性不佳的情况下,在总资产、净资产上都是民企中“优等生”的旭辉,似乎正在陷入一个不利的局面,甚至传出“暴雷”的消息。

自爆300亿现金不够花,遭遇股债双杀

9月27日,旭辉集团董事局主席林中曾在一封信件中表示“旭辉虽账面仍有逾300亿元现金,但绝大部分无法满足企业的合理按需使用。”此外,他也再次重申旭辉当前所有的资料都要优先向“保交付”倾斜,一定能渡过难关。因此,集团的全体干部要使出全力、上下一心、义无反顾地拼搏。

在林中刚表达过旭辉对于“保交付”的决心后,“旭辉系”股债便开启疯狂的下跌模式。因为按照USDCNH汇率7.0000计算,旭辉现金流总额不足43亿美元,完全无法弥补总值68.5亿美元的境外债务。此外,8月30日,旭辉发布2022年中期业绩报告,在2022年1-6月,旭辉营业收入为297亿元,净利润19亿元,毛利率为20.7%。虽然能够跻身地产行业的前20,但其手中货币资金为312.45亿元,相比同期减少了154.65亿元。这也是投资者看空旭辉的重要原因。

保交付”难掩旭辉之前激进扩张的身影

现今,旭辉高层在说“保交付”,或者是表达求稳的信号,但无法掩盖其在地产红利期快速扩张。从500亿、1000亿,再到2000亿,旭辉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在2013年至2015年,旭辉的土储面积突飞猛进,三年分别为920万平方米、960万平方米、1250万平方米。

到了2017年,旭辉的土地储备开始从2016年的1750万平方米暴涨至3100万平方米。2019年之时,旭辉的地储备已经突破5000万平方米。截至2022年6月30日,旭辉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约4930万平方米

快速成长也让旭辉成为行业中重要的角色之一,但快速的扩张也让旭辉在销售疲软、融资困难等多方因素影响下,败下阵来。根据旭辉公布的年中报显示,2022上半年,旭辉合同销售金额为人民币631亿元,相比2021年同期的1362亿元下滑53.7%。而旭辉的下滑在百强属于下滑幅度较大的,毕竟一下少了700多亿的回款,这无疑也将加大旭辉运营中的压力

在这场无声风暴中,国际债券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纷纷将旭辉的评级下调。10月6日,穆迪将旭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公司家族评级(CFR)从“B1”下调至“B3”,将其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2”下调至“Caa1”。展望仍为负面。下调的主要原因,穆迪认为旭辉在未来6至12个月的再融资风险上升,原因是融资渠道减弱和合同销售弱于预期。10月12日,惠誉将旭辉控股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及其高级无抵押评级由“BB-”调低至“CC”。惠誉也是认为旭辉的流动性风险上升,并且认为中期内旭辉可能无法借助资本市场融资。

或许,对于旭辉集团来说,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林中在9月27日所提到的“监管资金的提取收紧”,虽然无法考证该部分资金规模大小,但从其影响性来看,总规模可能超乎预期

本文来源:ATFX中文服务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